【轉貼文章】轉貼蔡日興的投書 你覺得山難之後誰會是下一位

高山上摔死了一位阿伯之後

【蘋果日報2016年12月30日13:30】

讀者投書:蔡日興/山域政策監督聯盟成員、山谷登山會發起人

 

12月28日下午, 一位莊姓山友在高山地區失足墜谷,負責搜救的消防體系發現該隊領隊為張斌甫先生,他帶的隊伍今年稍早也有出事紀錄,於是把消息放到媒體上進行公審。張斌甫在岳界的評價當然是毀譽參半,但把矛頭指向他個人或他的協會,恐怕只是淪為一場獵巫嘉年華。張斌甫先生所帶的登山活動型態,是我們通稱商業登山隊當中的低價團。這種旅遊方式的興起,是因為近年休閒風氣漸盛,退休或待退的族群,也開始嚮往台灣高山的美景,他們有錢有閒,雖不見得有好體力,但只要有原住民協作幫忙,他們還是有機會順利地走完全程。親近山林當然值得鼓勵,但資深民眾的運動能力和平衡感當然會有所退化,因此就需要比較多的照顧和關注。而如果隊伍是採取低價操作模式,那照顧的水準當然就會下降。只要這個低價市場存在,用媒體公審打死一個張斌甫,依舊有很多人會接收他的客群。這是供需問題,跟爬黑山與否無關,張斌甫個人或他的協會都只是這個商業生態圈的一環而已。在日本長野縣的一項統計中,高齡者占山難比例的43%。台灣一向缺乏對山難的全面分析統計,但以時代潮流來看,這數字要追上日本恐怕是遲早而已。在發動媒體進行獵巫的同時,政府各級單位可曾認真思考過要如何鼓勵民眾親近山林卻又能平安歸來?發生山難並不是最糟糕的問題,而是我們不知如何預防,不知如何檢討,永遠只有激情然後遺忘。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61230/1024239/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教育推廣.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言回應